石狮市人民法院 - [狮法案例]被执行人的人身(寿)保险单可否执行 
当前位置:石狮法院 == > 法院文化 > 审判研讨   <==返回上一页
[狮法案例]被执行人的人身(寿)保险单可否执行
来源:  时间:2015-12-28  访问次数:4965
字体:
 【要点提示】被执行人的人身(寿)保险单可否执行

【案例索引】石狮市人民法院(2015)狮执异字第28号(2015108

【案情】

异议人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

申请执行人蔡某双。

被执行人邱某雄。

被执行人邱某凤。

石狮市人民法院在执行蔡某双与邱某雄、邱某凤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作出(2014)狮执行字第257-3号裁定书,变价被执行人邱某雄、邱某凤在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投保的保险单。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向本院提出书面异议,称:一、被执行人邱某凤与异议人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订立的保险公司是仍在履行期内的合同,按照保险法的规定,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在投保人未提出解除保险合同,故法院作出的强制解除裁定无法律依据。二、如法院要求协助执行,异议人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将会承担违约的法律风险,如投保人要求解除合同或受益人申请赔付保险金,异议人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将面临二次给付的风险。三、保险单现金价值的性质,既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242条所规定的“被执行人的存款”,也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243244条所规定的“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综上,请求中止执行石狮市人民法院(2014)狮执行字第257号的协助执行事项。

【审判】

石狮市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查询被执行人的存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情况。人民法院有权根据不同情形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被执行人的财产。人民法院决定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财产,应当作出裁定,并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有关单位必须办理”的规定,被执行的财产包括但不限于存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本院已作出裁定变价被执行人邱某雄、邱某凤的保险单,并向保险机构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发出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保险机构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协助强制退保并扣划保险合同退保后的保险单现金价值,保险机构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负有协助义务。故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所提异议,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二百四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之规定,于2015108裁定驳回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提出的执行异议。

20151013,执行异议被驳回后,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依法履行了协助执行义务,将10份保险单变价款合计181669.19元汇至法院账户。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执行人的人身(寿)保险单现金价值是否属于可供执行的财产。

肯定的意见认为,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又称“解约退还金”或“退保价值”,是指被保险人要求解约或退保时,保险机构应该发还的金额。在长期保险契约中,保险人为履行契约责任,通常需要提存一定数额的责任准备金,当被保险人于保险有效期内因故要求解约或退保时,保险人按规定,将提存的责任准备金减去解约扣除后的余额退还给被保险人,这部分余额即解约金,亦即退保时保险单所具有的现金价值。虽然我国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对保险单现金价值能否作为可供执行的财产未明确规定,但执行实践中可以操作,作为被执行人的财产予以强制执行:一、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具有财产属性。《保险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险人应当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合同约定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这里所说的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是指投保人交纳保险费后,保险单具有相当的现金价值,如果投保人不愿意继续投保而要求退保时,保险金所具有的现金价值并不会因此而丧失,保险机构应当退还现金价值。可见保险单现金价值具有财产属性,具备可执行性的前提条件。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的归属具有确定性,而不能是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投保人对该项财产享有抵押、转让等处分权能,故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在国外普遍被认做个人金融资产。另,保险合同中登记的投保人均为实名制,因此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的所有人不仅是确定的,而且身份明确,从而为对保险单的现金价值进行查询、查封、冻结提供了可操作的有利条件,使可执行性成为现实。三,长期的保险合同具有类似储蓄的投资作用,没有风险性,逐渐成为近年来人们普遍选择的投资方式。如果对被执行人享有的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不予执行,不仅损害了申请执行人的权益,而且将助推被执行人规避法律,损害司法公信和社会信用。

否定的意见认为,一、司法实践中,常会出现作为被执行人的投保人名下没有任何可供法院执行的财产,仅仅是被执行人作为投保人向保险机构投保人身(寿)保险,而受益人又可能是被执行人之外的其他人等情形。依照《保险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被保险人死亡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保险人依照《继承法》的规定履行给付保险金的义务:1、没有指定受益人,或者受益人指定不明无法确定的;2、受益人先于被保险人死亡,没有其他受益人的;3、受益人依法丧失受益权或者放弃受益权,没有其他受益人的。但在受益人不是投保人的情况下,保险金不能作为投保人的遗产,对投保人所负债务进行清偿。二、法院直接执行保险费或保险金或强制解除保险合同而执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不妥:(一)依据《保险法》的规定,受益人是人身保险合同中由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指定的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保险金额是指保险人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最高限额。在当投保人不是受益人的保险合同中,该项保险合同给就是典型的为第三人利益的合同。受益人所请求的保险金时是向保险机构发出的,而并非债务人即投保人。即受益人取得保险金是依据保险合同向保险机构请求支付的。依据《保险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在存在合法有效受益人的前提下,保险金不作为投保人的财产。故在存在合法有效受益人的前提下,保险金与投保人没有法律上的关系,保险金也不是投保人的财产,人民法院不能执行。(二)法院无权解除保险合同来执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保险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险人应当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合同约定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此时,如果投保人解除保险合同,那么保险机构应当将保险单的现金价值退还给投保人,法院当然能够执行这部分财产。但当投保人不愿意解除保险合同,法院没有权力解除:(1)法院不是保险合同的当事人,不具备解除保险合同的主体条件。(2)法院强制解除保险合同没有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中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关于合同履行过程中人民法院如何执行,均充分尊重法律的规定和合同当事人的意愿,没有规定法院强制解除合同而进行执行。(3)法院违反合同当事人的意愿,强制解除保险合同是对法治和我国的市场经济的巨大破坏。

笔者赞同肯定的观点,理由是:近年来,随着资金理财化倾向明显,加上法院“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查询、冻结被执行的银行存款越来越便捷,不少被执行人为规避执行,转而购买具有理财性质的人身(寿)保险产品。但,投保人购买传统型、分红型、投资连接型、万能型人身保险产品、依保险单约定可获得的生存保险金、或以现金方式支付的保险单红利、或退保后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均属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的财产权。当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作为被执行人时,该财产权属于责任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查询被执行人的存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情况”,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被执行人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书面报告下列财产情况:(一)收入、银行存款、现金、有价证券;(二)土地使用权、房屋等不动产;(三)交通运输工具、机器设备、产品、原材料等动产;(四)债权、股权、投资权益、基金、知识产权等财产性权利;(五)其他应当报告的财产”等的规定,该财产权理应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执行。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人民法院决定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财产,应当作出裁定,并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有关单位必须办理”的规定,保险机构在接收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必须办理相关协助执行事项。

 作者:洪彦伟

 
上一篇:劳动法庭设在厂门口劳资纠纷就近化解
下一篇:新司法解释中金融借贷利息问题处理大全

最高人民法院 石狮法院工作人员违纪违法举报中心 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 中国裁判文书网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 福建法院网上诉讼服务中心 人民法院公告网
石狮法院地址:石狮市南环路东段(点击查看地图)     邮编:362700    电话:0595-88617908    传真:0595-88617910

诉讼服务中心:0595-88617110    新闻媒体中心:0595-88617705    24小时录音投诉举报电话:0595-88617402